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仙女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0|回复: 0

[古典武俠] 囚凤传

[复制链接]

1114 小时

在线时间

48万

帖子

29

返现

管理员

发表于 2023-11-17 23: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king2014



  在这个平行的中国古代,出现了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局面,全都因为一个自称穿越者的人,他有着古人不敢想象的智慧,他发明出许多让古人不敢相信的东西,最后他领导人民揭竿起义,建立了自己的王朝。



  他当皇帝后一改古代中国闭关锁国的政策,学习西方知识和其他文明交流,在他40岁时用他强大的帝国征服了日本。日本也成了中国的一个省,以出产体质优秀有丰富绳艺经验的女奴闻名,他们的特产就是能大量调教出优秀的女奴。



  但最重要的是皇帝本人推崇缚美文化,就是将美丽的女性牢牢的拘束成自己的女奴,他作为举世无双的皇帝为人民带来以前不敢相信的生活,当然得到万民推崇,而且中国古代女性本来地位就非常低,所以法令很快就颁布出去,很快全国就兴起缚女的热潮。



  而大部分女性还是很能接受的,一是她们以前社会地位就很低,所以没什么感觉,二是某些方面她们比以前生活的跟好了,她们因为被捆绑所以不用再干什么重活了,而且律法规定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所以比起以前真正的奴隶,她们大部分人生活是比以前好的。当然,以前的富家小姐肯定是不如原来贵族生活的,但就像欧洲的束腰文化一样,她们好像也很快接受了这个法令。



  法令过去30年了,皇帝已经快70了,而现在国内大街上已经到处都是主人牵着自己的女奴,随着和欧州的交流,西方的丝袜也传了进来,而且经过手巧的中国人制作,出现了极其美观镂花丝袜,十分的美丽。美丽的女奴们穿着和中国唐朝一样的抹胸丝绸服,但是衣服的材质基本都是透明的,她们的美腿上穿着带花丝袜,女奴在服用过秘制淫药之后,肌肤变得光洁如玉,头部以下不见一丝体毛。



  乳房和屁股也大了很多。



  她们的身体被各种材料拘束着,有中国传统的丝绸,从欧洲学习的皮革制的单筒手套和束腰,有从日本学来的龟缚甲,还有从中国狗皮膏药演变过来的胶带。



  可以说应有尽有。



  主人公就在这时登场了,林陆是本县一名捕头,功夫了得十分的厉害,下面的捕快也十分的敬仰他,但他也有苦恼的地方,他已经快27了,但还没有自己的女奴,不是因为自己的俸禄不够,他如果想买个普通女奴绝对可以,但林陆功夫奇高,长的也帅气所以眼光也高了起来,但真正的绝世美女当然也是天价,他自然买不起。



  他现在整天闷闷不乐,破案效率也低了不少,这可愁坏了他的上司县太爷,这林陆经常破案,朝廷上面给他这个县太爷多次嘉奖,他好处也捞了不少,所以现在他这位得力助手这样子他可急坏了。



  这一日,闲来无事县太爷把林陆拉到自己的后院。



  “林大捕头啊,最近抑郁寡欢,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啊?”



  “劳烦大人关心,只是小人的一点私事而已。”林陆恭恭敬敬的说道“林捕头就不用客气了,你屡次破大案,我不会亏待您的。我这的确有您需要的,隔壁县城的金峰镖局出事情了,他们镖局居然知法犯法私吞了押镖之物,现在大部分已经斩首了,但其中镖主美丽可人的女儿我特地托关系留了下来,她现在贬为女奴,如果林捕头有意思的话……这可是你真正想要的绝色美人啊。”



  县太爷眼光非常高,他所说是绝世美女那绝对错不了,但这的确不好办,林陆可是捕头啊,这情况他一听就明白了,这女子可不好对付,首先全家被杀,肯定满脑子的复仇,而且是镖局当家的女儿,性格肯定是江湖中人的感觉,烈得狠啊,搞不好还有功夫。就是貌美如花一般人肯定也驯服不了,难怪县太爷给我呢~~



  但话虽如此这也是个机会,如果就这么放弃个大美人就太可惜了,所以他决定还是要上。



  “那就谢大人抬爱了,有劳大人了。”林陆恭恭敬敬的说道。



  “哈哈,林大捕头客气了。”县太爷就喜欢他这种既有本事还对自己尊重有加的人了。



  事情谈定后没过几天,美人就送到了林陆的家中。



  看着美人林陆心中暗喜,美人今年不到20岁,外表如同十五六岁的少女,散发出清雅如仙的气质。



  她有着丝绸一样柔滑的秀发,秀雅的瓜子脸上镶着一对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眼望去,深不见底,看起来极为秀美。



  因为之前是政府收押的女奴所以她现在只穿着一个红色的肚兜,美腿上是破洞的黑色丝袜,应该朝廷监狱统一给她穿的。



  白色的绳子把她的小手拉到背后,握在一起,横绑三圈,纵绑两圈,后打死结,手肘也是如此。



  她的黑丝美腿,也是同样的方法,绳子绑住了脚踝绕过了脚跟紧紧打了死结,跟着小腿,膝盖,大腿,绳子绑的整整齐齐的微微陷入她的黑色半透明大腿袜,在大腿根之间把绳圈收紧打死结。样可以让绳子不容易滑脱,另外在膝盖和脚腕处还专门缠绕固定,保证万无一失。



  她的手肘以下用绳索紧紧捆在一起,在手腕处引出一条绳子将双手吊向颈部和前胸,系在双峰根部,只要略作挣扎,双峰就会被向后提起,而另一股绳子从手腕处勒着阴部和前面腹部的绳结连结,所以如果想让双峰好受些,就必须老实一点。



  林陆把她全身看了个遍,比他想象中的要好,手上没有那种习武之人的老茧,就算她会功夫也只是花拳绣腿而已。



  身材皮肤这么好肯定是父母平时不让出门,在家里待的。



  但她这么娇小的身体却一直奋力的挣扎,被堵住的小嘴也不停的呜呜大叫,看来小美人的性子确实很烈啊~



  林陆谢过送女奴过来的衙役,把美人抱进了屋放在床上。



  林陆轻轻的解开她的堵嘴,可怜的美女立马剧烈的咳嗽起来,林陆递上一碗水,美女也不顾形象的一口气喝完了。



  “咳咳……你不用假惺惺的,你们这群朝廷走狗冤枉我家,根本就是帮凶。”



  没想到刚喝完说美女就破口大骂起来。



  林陆早有心理准备,他也不生气,冷静的问道“请问小姐芳名是什么,我们2位素不相识,就算你有冤情也可以慢慢说给我听。”



  美女听后稍微冷静一下,她说道“哼,你确实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说给你听,本姑娘叫柳云烟,我们柳家是县城里最大的镖局,这次是我的那个挨千刀的叔父陷害我们家……”



  简单说是他那个叔父眼红他们家的镖局自己想占为己有,所以在他们出镖前就调换了朝廷货物,陷害他们家私吞朝廷货物,害他们满门抄斩,然后用亲戚关系又收下了他们的镖局。



  林陆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县的朝廷官员和那个叔父串通的,否则怎么会一点都不调查呢?



  “你们这些朝廷命官都是瞎了眼了,你们不得好死!!”柳云烟杏眼圆瞪越说越激动,身上的绳子都嘎嘎作响。



  林陆看这个样子随便安慰几句是解决不了了,但这么个美人就这样放弃不可能,如果她这种情况强行让她当女奴不知道哪天就会寻短见,所以还是要解决这件事,林陆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有他自己的一套做事方法。



  “好,既然姑娘有此冤情,那我也狠下决心帮你一把,你们镖局也算江湖中人我也和你做个交易,如果我帮你杀了你叔父,你愿意心甘情愿的当我的女奴吗?”



  柳云烟明显没想到林陆会这么说,她一下就愣住了,她睁大眼睛足足盯着林陆看了5分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而且笑着笑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好!!你只要带着叔父的人头来见我,我发誓一心一意永远侍奉您当我的主人。”柳云烟虽然看上去娇滴滴的,但内心十分强大,她也知道就算她现在是自由的,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报不了仇,但灭门之仇怎能不报?!就算用自己的身体为代价也要报仇。



  “空口无凭,万一我帮你杀了你叔父,你心愿已了然后自杀怎么办呢?”林陆果然谨慎。



  “我再怎么说也是江湖中人,发过的誓自然会遵守,不放心写下来也行,再说如果你杀了我叔父,你也是一位为民除害的英雄,我当你的女奴也心甘情愿。”



  说完柳云烟吃力的蠕动着被绳子牢牢捆绑的身体,摆成了一个跪拜的姿势。



  林陆看了点点头,这柳云烟的确也有江湖气节,他也放下心来。



  “好吧,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林陆很守规矩,虽然没解开柳云烟身上的绑绳,但也没对她动手动脚,每天就是喂饭和抱她如厕其他时间基本不动她,林陆作为捕头真正想杀人的时候简直轻而易举,他功夫很高,那个叔父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关键是他作为捕头会隐藏杀人线索,这太厉害了。



  他观察了很多天,终于在叔父要外出县城的时候出手了,他骑着马一直跟在叔父后面,在他们中途在树林里休息的时候进攻了,他伪装成一个蒙面的土匪,杀了叔父2个随行的保镖,叔父抵抗没几个回合就一刀捅进了他的胸口,割下他的脑袋,然后把3人的尸体拖进深山埋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留下一丝线索。



  一直到傍晚,他才谨慎的回到了家中,当他把叔父的头放在柳云烟面前的时候,柳云烟失声痛哭,林陆看的也心疼不已,抱着她安慰起来,直到她哭累晕倒。



  早上,林陆被怀里捆绑成人棍的柳云烟摇醒。



  “醒啦,本小姐今天就是你的女奴了,你可要很好待我哦!”柳云烟顽皮的说道,她终于恢复了本来的性格。



  “还本小姐?要称自己为奴家,喊我主人知道吗?”



  “啊~~这……这我说不出口啊。”柳云烟自认为还是个习武之人,现在喊别人主人她实在喊不出来。太羞耻了。



  “之前谁自称江湖中人的啊?发的誓这么快就忘了啊?”



  “谁忘了!我……我……奴……奴家……奴家见过主……主人。”这话说的柳云烟含羞带怯,露出一副楚楚动人的面容,脸红似苹果。



  林陆不由看呆,心想为这美女杀人也算值了,自己眼光没看错。



  不一会,林陆梳洗完毕,终于解开了柳云烟身上的绑绳。柳云烟立马活动自己的娇躯。



  林陆简单给她穿了一件自己的单衣然后就带她到县里的缚凤院去了。



  缚凤院顾名思义是朝廷专门签署女奴契约和拘束女奴的地方,他们首先在掌柜那里签署了朝廷统一的女奴契约,从此她就是林陆的正规女奴了,除非林陆允许否则任何人玩弄她的女奴都会受到严惩,而女奴也彻底失去了人权,主人只用保障她人身安全和不允许永久性的伤害女奴身体其他想怎么玩弄都可以。



  一位老婆婆喂柳云烟喝了一碗超苦的药,领着柳云烟到一个小房间,过了很就才出来,而柳云烟的脸红的都不敢抬头,因为她知道自己私处的阴毛已经被剃光了,而且因为药的原因再也不会长了。



  然后林陆带着柳云烟来到了里屋。里屋是女奴专用的服装,是朝廷用特殊工艺制作方便女奴长期穿戴。主人可以在里面任意购买,整个感觉就如同现在超市,里面的衣服琳琅满目,简直让人挑花了眼。



  林陆左挑右选终于找到一件带粉红色花瓣装饰的丝绸女奴服,内层奶黄色的抹胸和情趣的开口透明内裤,整体款式就和唐朝抹胸装一样但是这衣服裙子超短,犹如现在的超短裙只刚好挡住蜜穴,只要稍微运动一下私处立马就会被人看光了。



  林陆让柳云烟脱下换上衣服,柳云烟小脸立马就红了,这可是在店里啊,还有其他人呢~



  “主人……奴家能不能不在这里换啊,还有其他人看呢!”柳云烟小脸都快羞的看不见了。



  “怎么?刚签的女奴契约就忘了?契约上写的什么?”



  “呜呜……主人欺负人,契约上写的。写的是女奴要无条件听从主人的一起要求……”柳云烟说完只能咬着要开始脱衣服,她刚脱完就立马抢过林陆手上女奴服穿了起来,生怕别人看见。



  可柳云烟发现穿完更加羞耻了,这衣服上的材质全身半透明的,自己的玉体若隐若现仿佛是在勾引别人一样,最羞耻的是这开档的内裤,柳云烟都想骂这个设计师全家,这内裤本来就是半透明的,肥美的肉穴若隐若现,现在还是开档的,只要自己稍微下蹲私处里面给人看光了,外面这超短的裙子相比遮挡作用还不如说是在挑逗别人来看。



  柳云烟本能的一手挡住私处一手捂住那半透明的抹胸。



  “啊啊~~我受不了了,主人,我只听说女奴会被捆绑,没听过要穿这么羞耻的衣服啊,该挡的地方一点都没挡到好吧!!”看着柳云烟气急败坏的样子林陆也没说什么,因为他已经看呆了。



  这么青春美女的少女穿着这么诱人的半透明服装,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啊……不行,我这么说也是主人,要有架子才行。



  “不许抗议,这就受不了了,才刚刚开始好吗?”林陆有带这柳云烟继续购买起来。



  到了丝袜区域,普通百姓可以买便宜一点的普通白色或黑色长筒袜和裤袜,而有钱人家可以买昂贵的镂花丝袜,而且这种丝袜颜色也更多更丰富。



  林陆看了镂花丝袜没吓死,老天!!这一条丝袜的价格比刚才那一整套衣服的价格都高,林陆知道镂花丝袜的制作工艺十分的困难,的确值这个价格,但他实在有点吃不消了,这时他看见右边的白色镂花丝袜价格只要一半,这是什么情况,原来这镂花丝袜有破洞算残次品,这种破洞很明显。穿上去会很降档次所以很难卖出去,但林陆想出了一个办法。



  她让柳云烟先穿上普通的白色裤袜,因为裤袜可以挡着一点私处所以柳云烟还是很开心的,当刚穿上就发现裤袜也是开档的,一点没挡住,她都要气哭了。



  而这时林陆又让柳云烟穿上了有洞的白色镂花丝袜,因为底下已经有一层丝袜了,所以洞一点也不明显了,就算贴近都很难看出来。



  但这可苦了柳云烟了,几个可爱的小脚趾完全被2层丝袜包裹的挤在了一起,整个美腿也像穿了瘦腿裤一样被勒小了一圈。



  “这2层丝袜太紧了吧,能不能不穿啊~主人?”柳云烟又耍起了小姐脾气。



  “哈哈,才刚当女奴就不听话了?既然这样那穿3层丝袜吧?”



  “等等……呜呜……奴家知错了,奴家穿就是咯~~”柳云烟都快气哭了。



  林陆大笑了一会,又带她挑了一双中外合璧的高跟绣花鞋,也是粉红色的和衣服正好成一套。



  柳云烟哪里穿过高跟鞋啊,刚穿就差点摔倒,鞋跟非常高,只有脚尖部分是着地的,而且要知道柳云烟还穿了2层白丝袜,所以穿的柳云烟根本走不了路,差点就摔倒了幸亏林陆扶住了她。



  “这鞋太高了。我。我站不稳啊。”柳云烟害怕的说道“你看看这列柜台,这算鞋跟最短的了,当女奴了就不许有这么多要求,让你穿什么就穿什么,否则就像之前一样用绳子一直把你捆在床上!!”



  柳云烟被凶的果然不敢说话了。但高跟鞋仍旧不习惯,所以她只能忍着脚趾的疼痛,像踩高跷一样歪歪扭扭的小步走着。



  现在柳云烟看上去就像一个色情的仙女,身上的粉红透明带花衣穿上去仙气十足,但裙子却只到臀部,而私处的大胆的开档内裤,美腿上被2层白色丝袜包裹,可爱的小脚上穿着高跟绣花鞋,要不是在外面的话林陆早就把柳云烟按倒在地上了。



  林陆努力的收回心神,终于带着他美丽的女奴来到了拘束服的房间。刚进房间就有一个小丫鬟迎了过来。



  “见过公子,由我来引导您拘束您的女奴,请随我来。”



  小丫鬟带着2人走进了琳琅满目的拘束阁。



  “现在公子所看见的所有拘束工具都是朝廷特殊工艺制作的,方便排汗不会影响血液流通,都是可以长期装备的。”小丫鬟从头到尾都只和林陆说话,好像柳云烟不是人一样。



  “我们先从手部开始吧,来把手伸过来。”小丫鬟把柳云烟的手拉过来,虽然柳云烟很抗拒,但她现在身份只是女奴,所以她是不能反抗的。



  小丫鬟很专业的样子,她把两团纯白的棉花一手一个让柳云烟抓住,没过多久柳云烟发现手心发热然后开始有黏稠的感觉,等她想张开双手的却发现玉手被握拳粘死了,完全打不开了。



  “这……手黏黏的,好恶心,完全动不了了,这是什么鬼东西啊?!”现在柳云烟的一双玉手全变成了小拳头,完全失去了抓握能力了。



  小丫鬟说道“这是产自云南树林深处的一样蚕丝,达到一定温度就会融化,产生的粘液粘稠无比,只有特殊的药水才能化解。”



  “啊……死丫头你害我。那我要永远这样吗?呜呜呜……主人,求求你不要啊。”



  林陆摇了摇头“这可是朝廷的程序啊~其他女奴都受得了就你有意见?”



  小丫鬟听着偷笑“这才刚开始啊,女奴如果不拘束就上街成何体统,你就不要抗议了。”



  只见她拿出2个小小和绣花荷包正好紧紧的套在柳云烟握拳的小手上,然后拿出针线细心的把包口缝死,这样柳云烟的小手彻底成了2个装饰品了,只能隐约的看见里面握拳的小手。



  接着小丫鬟熟练的把柳云烟的胳膊反扭到背后,然后用长长的丝绸捆绑起来,丝绸非常的柔滑绑上去应该不是很疼,但是一点也不代表捆绑的不紧,小丫鬟就像绑病人绑绷带一样,一层一层的,严密的不带一丝缝隙的把柳云烟的2个玉璧完全捆绑在了一起,从握拳的小手一直到腋下一丝缝隙都没有。



  然后她又拿出针线把接缝出缝死,最后拿出欧美进口的单筒拘束手套又套了一层,然后把单筒手套上的皮带勒死,这才大功告成。



  “啊……胳膊都要断了,快松一点啊。”柳云烟被捆绑的娇喘连连,头上都冒汗了。



  小丫鬟则冷静的说道“放心,内部捆绑你的丝绸是经过特殊中药浸泡的,它能活血化瘀,绝对让你长期捆绑都没有关系的。”



  然后小丫鬟转头看向林陆“公子是要这样还是把手臂和身体也捆绑到一起啊。”



  看见林陆有选择权柳云烟立马泪眼婆娑的看着林陆直摇头。



  林陆第一次当主人,也有些心软“算了吧,让她先适用一下吧。”



  接着小丫鬟有拿出丝带先把她的大腿捆绑缠绕起来,因为主人把玩女奴时有时双腿要分开的,所以丝带接缝没有缝死只是打结而已。



  然后又在脚踝上缠绕了丝带,丝带只留下半步的距离,这下柳云烟只能走小碎步了。再加上绣花高跟鞋柳云烟感觉自己都不会走路了。



  现在的柳云烟双手被缚在身后,连手指都动弹不得,穿着镂花白丝的美腿也被丝绸缠绕的只有脚部可以微微活动,整个人就如同一吹就倒的人棍一样。



  柳云烟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无力,难怪林陆让她发誓不许反悔,原来做女奴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啊,她不甘的蠕动一下娇躯,所有捆绑都纹丝不动好像长在自己身上一样结实,她完全挣脱不开,现在她感觉随便一个5岁小孩都能欺负她,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成为真正的“弱女子”了。



  可惜丫鬟还没停下“好了,我们开始最后一步了,女奴在大街上不堵嘴是不矜持的表现,放心,等你习惯了你就喜欢上堵嘴了。”小丫鬟按住柳云烟的头,柳云烟想反抗,可惜她被捆绑成这样已经不是任何人的对手了。



  小丫鬟拿出一团棉花,这次柳云烟闭着嘴不想连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可惜小丫鬟非常有经验,她捏住柳云烟的小鼻子,没一会柳云烟就只能乖乖的张开嘴,小丫鬟立马把棉花塞了进去。



  “唔!你!呜呜呜~~”棉花团一如嘴巴立马膨胀开来,把柳云烟的口腔塞的满满的,她努力想用舌头把棉花顶出来,可惜棉花已经大于嘴巴了,她怎么也顶不出来了。



  “呜呜呜~~”她气愤的想骂人,可惜她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无意义的呻吟。



  小丫鬟拿出那种狗皮膏药一样的大胶带一下把柳云烟的樱桃小嘴贴的严严实实的,鼻子以下基本全被胶带覆盖了,胶带非常粘,柳云烟感觉胶带就如同长在自己的皮肤上一样,完全的贴死了。



  最后小丫鬟拿出和衣服一样的粉红色带花丝巾对着柳云烟的小嘴一圈一圈的缠绕起来,最后几圈还把小鼻子也不管起来,现在柳云烟只有眼睛以上露了出来,这让起感觉喘不过气了,更不敢随意挣扎了。



  丝巾缠绕完后在结束的地方用一个精致的小夹子夹好,这样柳云烟自己绝对不可能把丝巾磨蹭下来的。



  “好了,公子您女奴的拘束已经完毕了,请到出口处吧。”



  出口处有一个大屋子,里面有一位洋人,这种叫制药洋人,每个县就2-3位,是朝廷专门为女奴准备的。



  林陆之前省下的那些钱就是在这里花的。洋人来中国很久了,中文非常好。



  “你好,我是托马斯医生,请你的女奴入座吧。”他后面柜台上有各种颜色的药水。他把柳云烟请到一个类似理发椅子上,然后用拘束带捆绑在椅子上,期间柳云烟当然不停挣扎,但捆绑的和人棍一样的她明显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林陆看了一下墙上写的清单“先来一个香囊植入吧”托马斯拿出他们欧洲特有的玻璃注射器,开始注射,柳云烟当然吓的呜呜大叫,但已经晚了,她已经牢牢的被捆绑在椅子上了。



  托马斯小心的在柳云烟的头皮,腋下,私处和肛门处注射了红色的液体。



  “好了先生,这样你女奴的头发,身体,蜜穴和肛门和无时无刻的散发出花香,效果能保持一年多,以后记得每年都来继续注射就可以一直这么香气扑鼻了。”



  欧美的东西果然神奇,现在柳云烟闻起来就像花仙子一样,芬香逗人,让林陆都快把持不住了。



  托马斯看了看林陆说道“先生是不是想给她打欲仙药啊?来这里的人都是必打的,我想您肯定也不例外的。”



  林陆心想来了,最贵的东西来了,自己带的钱留下来全部为了这个。但为了这倾国倾城的美人林陆认为这是值得的,所以他点了点头掏出了他剩下所有的钱。



  “好的先生,欲仙针可以改造女体的一个部位的敏感度,甚至刺激发情,也就是说成为第二蜜穴。”托马斯说着从一个精美的盒子中拿出一个无色的药水。



  “被打针的部位就如同阴道一样会刺激女奴的大脑,比如打在嘴唇你只要亲吻她就可以让她发情和高潮,以此类推,现在大家比较流行的是嘴唇,乳头,肛门,还有会玩的打在耳垂,只要轻咬她的耳朵就能让她全身酥软,您选择那里啊。”



  托马斯已经把药水吸到注射器里面了。



  林陆微微一笑“都是会玩的主啊,不过我更会玩,先生请给她打在2只美脚上。”



  托马斯不由的竖起大拇指“哈哈,先生果然会玩不是俗人,之前只有一位有钱的商人这么玩过,他在女奴顽主界是出了名的,你是我这第2个这么玩的。”



  托马斯轻轻的脱下柳云烟的绣花高跟鞋,透过2层丝袜给2只美脚的各个部位注射,几个可爱的脚趾,白嫩的脚掌,脚心,脚跟都没放过。这些性感神经连接着她全身的性感带,只要被注射的部位受到摩擦,就能让她的身体兴奋起来。



  托马斯一边注射一边说道“10分钟后就会开始有效果的,放心这药很烈,是永久性的,你真会玩,就算有鞋子和袜子的阻挡,但你的女奴以后每次走路都会有私处被人轻轻抚摸的感觉,每走一步都会轻微的发情,而足交更不用说了,保证爽到升仙,就算你只用手把玩小脚都可以让她高潮,你真会选地方。”



  柳云烟听了差点没吓晕过去,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林陆说帮她报玩仇后不许自杀了,连走路都会发情,这她想都不敢想,要不是现在被绑的和人棍一样她真想一头撞死得了。她玩命的挣扎可惜已经注射完毕了。现在她才真正后悔自己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居然自愿同意做他的女奴,这简直是把自己给往火坑里推啊。



  10分钟后,柳云烟被穿回了绣花高跟鞋被从椅子上扶起起来。



  “呜呜~~”她刚走第一步就受不了了,小脚好像被无数舌头舔舐一样刺激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小脚还和蜜穴的神经有牵连,自己的私处居然开始微微的湿润了。



  刚走几步柳云烟脸就开始微微发红,小鼻子透过蒙脸的丝巾开始剧烈喘息起来。果然没多久,她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头部用力昂起,发出了长长的哀鸣,看来是感觉忍不住了。



  “呜呜呜~~呜呜~~”柳云烟现在感觉就有人不停的抚摸自己的私处一样,情欲不断上升但又达不到释放的感觉,柳云烟都要疯掉了。



  柳云烟现在还不知道这种长期的反复刺激,会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她的身心慢慢的会无比渴望主人的插玩。



  林陆牵着柳云烟出了缚凤院,虽然柳云烟现在只露出一双媚眼,但她那绝美的气质和仙女一样的身材还是让大街上的人侧目欣赏,林陆则十分得意,自己有这么一个绝美的女奴实在是有面子啊。国色天香,风华绝代完全可以概括她的美。



  柳云烟可就惨了,自己穿着该死的绣花高跟鞋,还加上2层丝袜的包裹最后脚踝出还缠绕着只能走小碎步的丝巾,她走起来就像喝醉酒一样歪歪扭扭,加上半透明的女奴装就好像在诱惑路人一样。



  “呜呜呜~~呜呜~~”更重要的是柳云烟一直处在发情的边缘,但每次快高潮时又感觉情欲又从高处跌了了几分,让她心中空落落的,感觉极为难受。她现在表情也不自觉的放荡起来,就犹如掌管情色的仙女一样,好像全身都在散发着粉红的气息,柳云烟自己当然不希望别人这么看她,但她根本控制不住啊,走路带来的刺激让她根本抵抗不来,羞耻的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一直到家10分钟的路程柳云烟感觉走了好几个时辰,刚一进林陆的家柳云烟瘫倒在床上,胸部剧烈的起伏。感觉已经到极限了。



  “这就不行了?你才第一天啊~~”林陆开心的调戏道,然后轻轻的脱下柳云烟的绣花高跟鞋,然后把脚踝留有一定距离的丝巾缠紧,这样柳云烟的白丝小脚就完全并拢在一起完全分不开了。至此,柳云烟连小步走路的动作都做不到了,完全成了美丽的肉段子任人宰割。



  “呜呜呜~~嗯嗯呜呜~~”柳云烟不停呻吟着,不知道是在抗议还是的发情。



  林陆看着床上的美人感觉自己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他再也忍不住了,脱下了衣服也上了床。



  “哈哈,开档内裤都湿透了啊,哦~不,连2层丝袜都湿透了啊,没想到小美女这么淫荡啊。”林陆发现柳云烟下半身像洪水泛滥一样,全部都湿透了,蜜穴散发出特有的骚味混合这柳云烟全身被注射的花香刺激的林陆的鼻子。



  “呜呜呜~~”柳云烟好像在抗议还是你害的!让我的脚变得这么敏感,自己完全控制本来。



  林陆彻底控制不住了,林陆低头吻住了柳云烟的唇。一手伸向他藏在套装中坚挺的乳房搓弄了起来;另一手则探进窄裙之下,狠狠的捏弄着她裹在裤袜之下性感的丰臀。柳云烟不时的随着林陆手部爱抚她的动作而发出甜美又诱人的呻吟。



  柳云烟的阴户被手指划动拨弄地流出了大量淫水,这是自己无法阻挡的。她一阵无助的悲哀,难道自己以后一直要被当成林陆的玩具吗?虽然不难受,虽然有快感,可是……可是……这样不可以的……我到底怎么了,被人这么猥亵,居然有了反应……



  柳云烟心如乱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自己,心里无论如何想要大声叫喊,虚弱的她被堵口的小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无法动弹的柳云烟突然间交织着羞耻和恐惧,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了!



  林陆抓住了柳云烟悬空的左脚脚踝,将杨晓蓉的丝袜包裹的左脚抬到了自己的面前,细细端详。不禁在她的左脚脚心处亲了一口。



  没想到这么轻微的挑逗居然直接让柳云烟高潮了,她全身绷紧,不停的颤抖,嘴巴呜呜呜的大叫着,看样子是爽到了极点。



  林陆不禁大笑起来“哈哈哈,这洋人果然厉害,居然这样就高潮了,简直不敢相信啊。”柳云烟的左脚离自己如此的近,使得白色连裤丝袜的布料上纵横交错的细密丝线都看得一清二楚。女人特有的足香、柳云烟自身的体香混合着汗味及其丝袜的尼龙味道,混合的香气不断被林陆吸进自己的鼻孔,说不出的惬意。



  林陆先是用舌尖触动舔完了几下柳云烟那充滿肉感的脚后跟,又是让柳云烟一阵高潮,硬直的肉棒更加紧贴住柳云烟的足心,林陆近乎射精的快感从下体涌向全身。柳云烟娇躯一颤,柔美的脸上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果然林陆下身的肉棒用力刺入了柳云烟的小穴。私处纠结在了一起。林陆用力搂着自己的女奴不受控制的手来来回回不停的抚摸她的丝袜美腿,用力地抽插起自己的肉棒。柳云烟被肉棒蹂躏地娇喘连连。



  柳云烟小巧可爱的嘴里则不断发出绵长而又甜美的细细呻吟,在林陆耳中就像是仙乐一般悦耳好听。



  “呜呜呜~~嗯嗯~~呜呜~~”林陆腰部马达全开的撞击仅仅持续了几分钟,柳云烟就已经陷入了另外一波疯狂的性爱狂潮里。柳云烟闭着眼睛流着承受不住快感的眼泪,身体死命的向后弓着,胸前一对漂亮的粉嫩乳房就朝着天,随着林陆撞击的节奏不停前后震动。



  林陆已经充血到最高点的龟头挤入了花心的最深处,开始一突一突的在子宫里尽情喷射出乱伦的淫欲种子。性爱快感让两人都达到了情爱的最高境界,整个射精的过程更是爽快得像是脑髓都快要抽乾似的,整个人陷入了无意识的致命高潮。



  林陆完全喷射结束之后,林陆抱着怀中已经高潮到失去意识的小美女重重倒在床上,一边持续抚摸着柳云烟那引人犯罪的丝袜美腿,一边激烈的喘息着等待唿吸平稳。



  “呜呜~~”柳云烟有气无力的呻吟着,满头大汗的她完全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她都数不清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反正现在她是一个手指都动不了了。可林陆不会这么就结束了。



  “给我过来,我们继续……”林陆霸道的说道可怜的柳云烟只能摇曳生姿的爬了过来,含羞带怯的抬头,露出一副楚楚动人的面容,星眸流转中却透出几许春情。



  看着这柔媚恭顺的眼神,林陆心中突然涌出一种暴虐的冲动,恨不得将她按在地下狠狠蹂躏。真是个勾人的妖精。



  至此柳云烟身体上和法律上已经完全属于林陆的了,至于柳云烟的心里上怎么想已经完全没人关心了,反正她已经完全变成不能反抗的美肉了。



  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



  一天早上柳云烟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她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昨晚又折腾了一个晚上,她都筋疲力竭了。她现在丝袜美腿是没有被捆绑,但手臂还是被单筒手套牢牢的捆绑在身后。



  她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想要下去小解,可爱的丝袜小脚一着地就不由的娇叫起来。



  “啊啊~~半个月了,还是适应不了啊,该死的,明明只是脚而已怎么会这么敏感。”柳云烟不由的抱怨。看看床上熟睡的林陆不由叹了口气。她歪歪扭扭的下了床,中间还不时的伴随着柳云烟忍不住的呻吟。



  来到尿桶前,在家柳云烟的私处基本是不穿内裤的,或者说她自己想穿也被林陆无情的扒掉了,她羞耻的下蹲,超短裙原本就盖不住屁股,现在下蹲后雪白的臀部更是一览无遗,但这也方便了她小解。



  她羞耻的开始放尿,之后又歪歪倒倒的站起来,轻轻的来到林陆身边喊她起床。



  “主人。早上了,奴家等着伺候您呢。”说完柳云烟脸都红了,但没办法,当女奴必须这么说话,否则林陆就会想着办法调教她,自从上次林陆把她的丝袜小脚绑在床头挠痒了半个钟头后,她之后就只敢毕恭毕敬的说话了。



  “呵呵,这么早就喊我起来啊~”林陆看了看天,才刚刚有点亮。



  “可是……可是奴家忍不住了啊……呜呜呜~~”柳云烟不知为什么急的都要哭出来了。



  “哈哈哈,小美奴的忍耐力还是要锻炼啊,唉,谁让我这么疼你呢~”林陆的大手向柳云烟的私处伸去。



  而柳云烟就向荡妇一样完全不顾及形象的把私处靠近林陆的手,林陆小心的在蜜穴里掏了半天。



  原来柳云烟的蜜穴里被塞了根表面粗糙的小黄瓜,搞的柳云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既高潮不了也时刻被刺激着,黄瓜刚拿出来柳云烟的蜜穴就有大量淫水喷了出来,柳云烟立马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高潮。



  “小美女越来越淫荡了,来,把黄瓜给我吃了。”林陆憋住笑把被淫水浸泡许久的黄瓜递到柳云烟嘴边。



  “唔……主人……这……这奴家也羞的慌啊,能不能不吃啊。”柳云烟当然接受不了想拒绝。



  “好啊,那就用你下面的嘴吃吧。”林陆接着就想把黄瓜塞到柳云烟的肛门里。



  柳云烟吓坏了“啊……不不……我吃,奴家最喜欢吃黄瓜了,请放过奴家的那里。”



  接着林陆饶有兴致的看着柳云烟哭着个脸,像咽药一样把黄瓜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骚气味道浓厚的黄瓜简直难以下咽,柳云烟眼泪都忍不住流了出来。实在太羞耻了,作为女人……不!作为一个人都太羞耻了,自己居然吃着自己的淫水,啊~~柳云烟都要吐了。



  刚吃完柳云烟还没来得及抱怨一团柔软的棉花又塞进她的小嘴,紧接着一个牢固的狗皮膏药似的大胶布又把她的下半张脸全部贴死。



  “呜呜~~呜呜呜呜~~”可怜的柳云烟现在又只能无意义的呻吟了。她知道今天又没什么机会说话了,现在她一星期说的话估计还没有以前一天说的话多,因为她根本没什么机会说话。



  林陆轻轻的把柳云烟包裹着2层白丝的美腿折叠然后用丝绸把她的大腿和小腿捆绑在一起,这样虽然柳云烟俩腿是分开的但是却站不起来了。



  “呜呜呜~~”柳云烟知道林陆想干什么了,赶紧从床上蠕动下来想逃跑,但捆绑的和个肉团一样的她能逃到哪里去呢?



  柳云烟的美貌加上透明的美丽衣服总会给林陆在调教仙女的感觉,所以他永远玩不腻。



  她坏笑的拿出一个大毛笔,然后对这柳云烟的白丝小脚轻轻的一划,柳云烟立马痛苦的大叫起来,原来林陆把她捆绑成这样就是喜欢这样袭击她的丝袜小脚丫,而有一定活动能力的柳云烟当然反抗的躲避。林陆就喜欢这样戏弄她。



  没一会柳云烟就满头大汗,但因为之前被注射香囊的原因,所以汗水都是香的,搞的林陆更加起劲了。



  足足玩了一个时辰才停止,而柳云烟早就泪流满面了。



  “呜……呜……”“呜……呜……”“呜……呜……”柳云烟被玩弄的媚眼圆睁,不住的娇叫。而林陆就喜欢她这种没有完全服从还带点反抗精神的美女。



  休息了一下林陆才穿好衣服准备工作,而柳云烟就在这种状态下被再次捆绑。



  柳云烟在双腿被折叠捆绑的情况下,被林陆按着丝袜美脚,脚心对着脚心用丝绸包裹起来,这下柳云烟就彻底动不了了,而且要知道柳云烟的小脚现在比一般人敏感多了,只要她一挣扎美脚就会互相摩擦,这感觉她可吃不消,所以她立马吓的一动不敢动,只有小嘴呜呜的在那里抗议。



  林陆开心的对着柳云烟被胶布贴死的小嘴深情的吻了下去,然后就出门上班了。



  柳云烟只能无奈的看着主人不管不顾的走掉,而自己却一动都不敢动。委屈的泪水又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可惜只有自己能看到……



  林陆也来到了衙门,这次的案件是传说中的女飞贼——飞瑶儿,江湖人称妙手绝色,那出神入化的轻功着实让人佩服,对于林陆更重要的是那传说中的绝美容颜,林陆发誓一定要生擒她,想到这林陆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仙女宫  

GMT+8, 2023-12-11 17:19 , Processed in 0.09054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